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美的也扛不住了,收缩裁员

2022-11-05 19:18:40 103

摘要:出品|大摩财经家电龙头美的,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。近期,美的集团(000333.SZ)的裁员风波愈演愈烈。一位美的被裁老员工在内部论坛的留言,引起了舆论共情。该员工自称" 遗憾绵长,唯意难平,不吐不畅 ",表示在妻子生子、自己骨折的时期...

出品|大摩财经

家电龙头美的,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。

近期,美的集团(000333.SZ)的裁员风波愈演愈烈。一位美的被裁老员工在内部论坛的留言,引起了舆论共情。该员工自称" 遗憾绵长,唯意难平,不吐不畅 ",表示在妻子生子、自己骨折的时期仍坚守岗位,如今突然接到了被优化的通知。

美的董事长方洪波看后回复称“有些伤感,同时也深感惭愧”。方洪波表示,相比2020年疫情,美的如今面临更大的压力和冲击,自己和管理层经过 1-2 个月的反复讨论在挣扎中才做出艰难的选择。

目前,美的正处于收缩裁员中,将“有序收缩非核心业务,暂缓非经营性投资”。早在4月25日,美的对部分非核心业务发布“关停并转”要求通知,由集团CFO钟铮牵头负责推动相关业务进行调整。

在此前投资者交流会上,方洪波坦言,“未来三年,行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寒冬,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不确定性,要稳字当头。”

在这样预判之下,方洪波在2022年提出的目标仅仅是收入合理、恢复盈利,“具体目标是恢复到2019年盈利水平”。

2022年1月公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,美的实控人何享健在手财富仍高达2250亿元,但相比上年缩水600亿元。影响何享健财富变化的主因正是美的的市值。截至一季末,何享健家族通过美的控股持有美的集团30.99%股权。

从二级市场来看,美的市值还是白电板块龙头,但股价表现今年逊色于竞争对手。目前,美的集团股价只有54.31元,年内跌幅达到26.42%,最新市值3800亿元,相比2021年2月的巅峰期,市值缩水超过3700亿元。相比之下,格力电器年内跌10%,市值1915亿元;海尔智家年内跌14.35%,目前市值2324亿元。

截至目前,美的、格力和海尔的滚动市盈率分别为11.9倍、7.3倍和17.9倍。Wind数据显示,家电行业滚动市盈率均值在16倍左右,美的作为行业龙头目前明显低于行业均值。

转型瘦身

什么是美的要裁掉的“非核心业务”呢?从去年底的业务调整上可以窥知一二。

2021年底,美的重新规划业务架构,从原先的四大板块调整为五大业务板块,即智能家居事业群、工业技术事业群、楼宇科技事业部、机器人与自动化事业部及数字化创新业务。除传统主业智能家居业务外,其余均为to B业务。

一般来说,B端业务一旦形成规模,盈利能力就会比较稳定,受经济波动的影响较小。这也是美的想要to B、to C两条腿走路的原因所在。

但从目前来看,美的想要在to B业务上产生规模性的回报需要较长时间。2021年,剔除内部交易的美的to B业务贡献了750亿元营收,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22%。在美的高管们的眼中,“to B业务仍处于打基础阶段,2022年也并没有设立营收、盈利目标。”

美的的to B业务的起点,以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库卡为标志。2015年8月,美的开始布局工业机器人业务,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MECCA首次对库卡实现5.4%持股。2016年2月,美的持有库卡的股份比例提升至10.2%,成为德国库卡的第二大股东;同年5月,美的正式向德国库卡发出收购要约。2017年1月,美的耗资292亿元要约收购成为库卡控股股东,持股比例达94.55%。2021年11月,美的拟全面收购库卡股权并私有化,今年5月17日,库卡已经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了私有化方案,美的将向库卡剩余股东支付1.51亿欧元(约合10.7亿元人民币)转让款。

耗时七年,美的终于要将库卡完全收入囊中,但是后者的业绩似乎并没有想象中惊艳。库卡是美的机器人与自动化业务的主要主体,2017年至2021年,这部分业务营收分别为270.4亿元、256.8亿元、251.9亿元、2015.9亿元和272.8亿元。而且,库卡在2020年曾出现巨亏,当年净亏损1.27亿欧元(约合8.98亿元人民币)。

库卡给美的带来了巨额的商誉,也埋下了减值损失的暗雷。截至2021年底,美的商誉账面价值为278.75亿元,其中收购库卡产生的商誉205.4亿元,商誉总值位列A股第二高,仅次于中国电信的299亿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电信的商誉占净资产比例不到7%,美的则高达22.49%。

巨额的商誉意味着美的面临着无限期的减值测试。即使库卡超预期完成业绩,商誉仍有减值压力。

业绩入冬

2021年,美的营收达到3412.3亿元,同比增20.06%,归母净利259.3亿元,同比增5.43%。虽然营收和利润规模都处在行业领先位置,但利润增速明显弱于营收增速,美的已经走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。

尽管美的早已开启多元化布局,但至今没有撕掉“家电”标签。美的的主营业务是制造业,2021年制造业务贡献了3010亿元营收,其中暖通空调和消费电器分别贡献1419亿元和1319亿元,在制造业中占比超过90%,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80%。

疫情爆发后,全球央行疯狂放水,推动家电上游原材料铜、钢、铝等大宗商品集体涨价。由此带来的是,美的的制造业务已经连续两年出现毛利率下滑。2019年至2021年,美的制造业的整体毛利率分别为30.55%、26.63%和24.05%,2021年度毛利率已经与上市之初相差无几。2013年美的上市当年,制造业整体毛利率就达到23.84%。

市场认为,一定时间内,家电行业成本很难出现大规模下降。新冠疫情的影响仍未消除,大宗商品、海运物流、能源等价格飙涨,都在推高制造业的成本。

对此,美的等家电厂商试图将原材料上涨的压力正在向下游传导。今年3月,美的和海尔均以原材料成本上涨为由,宣布上调空调价格。但从市场表现来看,消费者对于这种涨价并不买账。奥维云网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中国家电零售额1430亿元,同比下降11.1%,甚至在线上渠道都出现了罕见下滑。

美的毛利率下滑的背后,是国内家电市场已经进入存量竞争时代。面对原材料上涨、缺芯等各种不利因素,2021年中国家电行业整体维持上涨趋势,但增速已经明显放缓,国内市场零售规模超过7500亿元,同比增速达到3.4%,低于全国 GDP 增速。

家电行业进入存量竞争,与房地产行业高度相关。楼市黄金10年时家电巨头随之狂飙,美的净利润从2009年的16亿元暴涨至2019年的242亿元。随着房地产进入“黑铁时代”,家电行业也进入饱和期。

今年以来,房地产行业暖风频吹,多个城市出台楼市松绑政策。但市场观点认为,即便宏观调控让房地产行业破冰,传导至家电市场仍有一定的滞后性,可能会滞后8-12个月。

今年一季度,美的营收903.8亿元,同比增9.55%,归母净利71.8亿元,同比增加10.97%。表面看,美的盈利能力已经恢复。但美的扣非归母净利当期仅有69.9亿元,同比增5.17%,仍低于营收增速。

市场观点认为,存量竞争时代,高低两端品牌的日子相比中间段要好。头部品牌以品牌影响力加持固有的消费人群,低端品牌以价格吸引部分刚性需求。而位于中间段的中档品牌,产品差异小、品牌区格并不明显,处于竞争红海区。

美的及其下属的小天鹅品牌正好位于激战的中间段。近年来,美的试图通过以“推高卖精”的高附加值模式取代“薄利多销”价格战模式,但从目前来看,美的的高端业务似乎无法支撑起巨大的规模体量。目前,美的旗下高端线主要是COLMO和东芝,美的并未披露东芝的具体销售额,COLMO2021年整体销售为40亿元,同比增长 300%,增速虽然喜人,但在美的3400多亿元的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为1%左右。

而且,在赛道饱和、高通胀的行业通病面前,美的海外业务增长天花板已经触手可及。2015年以来美的不断拓展海外业务,2020年海外业务营收占比已经达到42.6%。2021年,美的国外市场营收虽然保持13.69%的增长,但增速低于国内,在总营收中占比出现下滑,仅有40.34%。

美的近期披露的股权激励计划,也可看出业绩增长难题。今年4月,美的披露了2022年股权激励计划草案,将2022年和2023年考核目标设定为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20%,2024年和2025年则为不低于18%。而美的在2021年和2020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4.09%和24.95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美的裁员并非因为资金问题,事实上美的并不差钱。美的在2021年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股份回购,累计回购金额达到136.6亿元。同年,美的还进行了116.8亿元的现金分红。截至今年一季末,美的在手货币资金接近700亿元,同期包含债券的有息负债不到628亿元,其中短债只有400亿元左右。

市场观点认为,美的裁员收缩战线,是为了在存量竞争时期更好的利润表现。截至2021年末,美的在职员工总数为16.58万人,相比上年度的14.92万人,增加了一成左右。2021年,美的支付给职工的现金达到321亿元,平均每个职工约为19.36万元。

这意味着,美的每裁员10%,平均节省32亿元人工成本。2021年美的归母净利为259亿元,32亿元占归母净利的比例超过12%。也就是说,虽然美的不缺钱,但是裁员可以为美的增厚利润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行业阵痛

自疫情以来,家电行业特别是传统白电行业整体进入阵痛期。

美的裁员引起舆论关注之际,董明珠在直播间表示“格力绝对不会裁员”。虽然掌舵人表示不会裁员,但格力披露的最新员工持股计划,也暗示着家电行业已经步入寒冬。

5月20日,格力披露了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。本次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来自于格力此前的回购,总规模不超过当前总股本的1.6%,整体资金规模不超过15.5亿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格力发布第二期持股计划的同时,将2021年提出的第一期持股计划的业绩考核指标下调。对于业绩考核指标下调,格力给出的原因是“外部经营环境变化”。

在原本的方案中,要求格力2021年和2022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020年净利润的230%。2020年、2021年,格力净利润分别为222.8亿元和228.3亿元。以此计算,格力2022年净利润至少为284.14亿元,相比2021年增幅达到24.45%。对于目前的格力来说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在修改方案中,业绩考核目标变为格力2021年、2022年净利润分别较2020年净利润的增长数额之和不低于30亿元。以此计算,格力2022年净利润需要达到247.3亿元,相比2021年增幅约为8.3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格力最新的两期持股计划均需要股东会审议通过,但两次持股计划的购买价格相差很大。修改后,一期持股计划的购买价格为24.68元,二期持股计划的购买价格为16.36元,而格力最新股价为32.38元。

相比于美的和格力或明或暗示意行业已经进入寒冬期,同样位列白电三甲的海尔,并没有太明显的收缩举动。今年一季度,海尔营收602.5亿元,同比增10%,归母净利润35.17亿元,同比增15.12%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